Monday, April 29, 2013

白毛是國陣貪污腐敗的象征

上次的州大選﹐白毛的問題鬧得那麼大了﹐那吉還不把他除掉﹐隨便騙騙安撫一下老百姓。國陣因為白毛上次已經輸得夠慘了﹐難道這次準備全軍覆沒嗎﹖那吉為了要從白毛那邊拿到幾個砂州的席位﹐結果會是賠了夫又折了兵的。

白毛是全國陣腐敗貪污的象征﹐可是那吉根本沒願意去改﹐去剷除貪污。因為國陣裡邊的人都是天下烏鴉一般黑。已經吃得那麼爽了﹐怎麼肯止步﹐或是吐出來。現在連反貪污局都還需要乖乖地聽白毛的教訓。

各種固打制就是製造機會讓親朋好友們自肥﹐什麼東西都被賺幾手﹐最後苦的是良民。用這樣的方法剝奪人民的血汗錢﹐良心何在呢﹖

5月5日後﹐我覺得白毛和國陣的親朋好友會是沒地方躲的。從海外把他們的戶口挖出來﹐我們就有錢建設安全又美麗的高速道路﹐降低物價﹐讓大家的生活好起來。

4 comments:

  1. UBAH! UBAH! UBAH!

    以前,当安华还在政府中时,被火箭骂到满身大便,想不到,后来火箭会接受安华,变成一伙,还为他擦掉大便。

    火箭说要拔毛,改天变成朋友,一定帮他种头发。

    这样看来,火箭对政府的指责,可信度有多少?

    如果指责有可能是真的,林X英搞上小红事件也有可能是真的。

    要是林X英事件是真的,那万一这次大选,民联拿到三分之二议席,上台做政府,火箭与之努力合作的伊斯兰党,要改伊法,林X英为了小红,让她成为合法二奶,有可能不会反对,问世间情是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许?为了女人,命都不要,全国华裔女性权益还会管吗?

    都说“不爱江山爱美人”,不同的是,林X英助伊斯兰党改伊法,不但不会失江山,还有大官做,又让小红成为合法二奶。

    爱江山,
    又爱美人,
    卖华求荣不出奇。


    火箭UBAH保护华裔女性的一夫一妻制,成为一夫多妻制后,帮全马男人得到解放,最多可娶四个,华裔女性天天都要担心与人分享老公,合法的。

    你妈哪有我妈多,
    我有十万八千妈,
    只因那年改伊法,
    妈声四起在我家。


    (100%平民)

    ReplyDelete
  2. 按>>神的判决

    当年刘文正先生有一首歌,曲名叫《思念总在分手后》,现在民联阵营,特别是民主行动党,也有一首不成文的党歌,叫做《撕脸都在分手后》。

    太 远的我记不来,东姑阿都阿兹是好例子,当年他被邀请加入火箭党时,俨然仙人托世,除了被委为党副主席与上议员,更被包装到几乎整个马来社会都将以火箭党为 救世主,可是一旦因为看清火箭嘴脸而离开,马上就被跳出来的林秘书长严厉谴责骂到猫血淋头,东姑阿都阿兹又如何回应呢 :“身为长者,我认为(林冠英所言)那是一种“没有教养”(biadap)的蛮行。”!

    东姑阿都阿兹已渐被遗忘,当下最红不让的,就数火 箭美女李映霞。要不是李小姐失去代表火箭上阵机会,反出火箭党打独立人士的话,大家都以为火箭是多么的干净、多么的神圣,哪里知道,不管什么种的猪,只要 有猪肚,反转了都一样是屎,问题是,火箭如此的藏污纳垢,那就别成天端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嘴脸吓唬人嘛!
    从火箭党纪律委员会主席、神判陈国伟先生宣 读的李小姐罪状,大家看到都哇一声,原来已是2011年的旧事,但却从来没有民众知道,火箭议员竟然涉及贪污、营私舞弊、勾结朋党,而更神的是,火箭党对 属下议员违反党目标:“改朝换代,告别腐败”这种大事的包容度,为何都要等到党员反出党外独立上阵才公告天下?那要是大家都闷声发财,丑事没有爆出来,岂 不是变成“改吵换袋,齐齐腐败”?

    火箭秘书长林冠英先生爱把CAT挂嘴边,可是从以上事后爆大锅案例,加上最近林某借来合理化使用伊斯兰 党党旗的中委会合法与否事件,在在显示,火箭党对大小案件的判决,根本就是选择性与缺乏公平性,只存在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味道,完全不见CAT的存在 性,更叫人失望的是,连肃贪这大前提也喊到只剩下口号,如果不是有人离队,谁也不会主动提起!

    不是吗?上至林冠英政府的63亿海底隧道工 程计划,其中一间得标公司,竟然是在竞标期过后6个月成立的2元公司;下至李映霞这种要不是闹事离党还不知道是谁的小卡,也发生火箭判官陈国伟说的滥权行 为:“李映霞担任州议员期间,以助理李玄柏的公司作为一家活动策划公司,并直接批出4项不超过2万令吉的州政府拨款作为亲民活动开销”、“一般上,开销不 超过2万令吉是不必经过招标,因此很明显,李玄柏成立公司的目的是向李映霞获取工程与定单”!
    呐呐呐!在一个常把能干、负责及透明,即capability,responsibility, transparency挂嘴边的政党,却接二连三发生此类既不能干又没人负责,事后更完全看不到透明在哪里的弊案,每每还要等到丑事爆发后才以封口令让其消音。

    最重要的是,如果东姑阿都阿兹不好,为何会被招揽入党?如果李映霞在2011年就结党营私,怎么留到撕破脸皮后才曝光?火箭党内到底还有多少离开后会被猫血淋头的家伙?还有几多营私结党、贪污滥权的准叛徒?看来,除了撕破脸皮后的笑话、除了等待“神”亲自判决,别无他法!

    ReplyDelete
  3. UBAH! UBAH! UBAH!

    火箭中,只有一个人知道伊斯兰刑事法的可怕:行动党柔佛州署理主席诺曼,日前公开发表本身不会支持伊斯兰党,并呼吁选民不要投票予伊党。

    按:>>巫程豪:唯有中央可对付诺曼

    (柔佛‧新山29日讯)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巫程豪透露,由于该党的州联委会并没有采取纪律行动的权力,因此,该党柔州署理主席诺曼是否会受纪律处分,还有待中央决定。 但据他所知,诺曼目前尚未受到纪律处分。

    诺曼是在日前公开发表本身不会支持伊斯兰党,并呼吁选民不要投票予伊党。

    巫程豪表示,由于党章清楚说明,州联委会并没有展开纪律处分的权力,因此,诺曼接下来的命运,则需待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或纪律委员会决定及回应。

    巫程豪是在今早到访皇后花园组屋区拜票后,接受媒体询问时作出上述回应。

    巫程豪也透露,诺曼已在今早回复短讯,并表明日前发表的言论纯属个人意见。

    他说,诺曼也向他解释,指近来伊党部份领袖频频发表有关伊斯兰刑事法的言论,他认为这些言论会使行动党难堪,甚至影响选民对该党的支持率。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咦?你還在這兒貼三貼四啊?沒去死鵝鎮的監牢派有阿拉字眼的聖經嗎?

      Delete